翻页   夜间
必备中文小说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415章 我是你的眼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zwxs.com
    秦牧依依联系过初稳后便关了手机,她要离开的消息连左恋恋也没说,知道的人越多对于她的隐秘就越不利,她们默默的为他们祝福的。

    秦炎离同吴芳琳低头,只是想稳住她,免得自己母亲对秦牧依依有什么不好的行为,却不知秦牧依依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并开始行动,而这一别便是十年。

    十年对于相爱的人来说真的是很漫长的岁月。

    对于秦炎离的表现吴芳琳是满意的,只要秦炎离把她当回事,只要秦牧依依能识趣儿的离开,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都是有身份的人。

    秦炎离在安抚好吴芳琳后便又匆匆赶到医院,秦牧依依眼睛的事一直揪着他的心,只是秦炎离匆匆赶到医院,却不见秦牧依依的身影。

    “请问秦小姐去了哪里?”秦炎离问值班的护士,这才做了手术的人,怎么就不见了呢?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想到这个秦炎离有些心慌。

    “病人要求出院的,具体去了哪里我们就不清楚了。”值班的护士回应着。

    “病人要求?”听护士这么一说,秦炎离不由得皱了眉,秦牧依依怎么会主动要求出院,她眼睛的问题还没解决呢,而且秦炎离还准备和医生细细商量一下关于给她眼睛做移植手术的问题。

    事实,开始的时候秦炎离是准备把自己的两个眼角膜都捐给秦牧依依的,但想到千允蝶的那番话觉得很有道理,所以他思量再三决定先做一只眼睛的移植,如此不仅秦牧依依能看到,他的生活也不会受任何的影响,这该是比较好的选择吧。

    秦炎离已经计划好,兴冲冲的跑来人却不见了。

    虽然不清楚秦牧依依为什么会急着出院,想必一定是有她的道理,此时的秦炎离并没有想到秦牧依依已经彻底的躲了起来。

    秦炎离开车来到秦牧依依的住处,却被保姆告知,秦牧依依并没有回来。

    “没有回来?不可能,医院说她已经出院了。”秦炎离显得有些不耐烦,出院了不回家,还会去哪里?

    “这个我没必要骗你,不信你可以自己进来看。”保姆道,事实秦牧依依当真是没回家,而是直接去了机场,留在A城秦炎离便很容易找到她,这样她躲起来就没意义了,因此她需要去一个秦炎离找不到的地方。

    秦炎离自然不信,原本觉得秦牧依依莫名出院就很让人匪夷所思了,现在保姆还跟他说没回来,这就更不可思议了,秦炎离楼上楼下找了一圈儿确实没看到秦牧依依,而且也确实没有发现有过她回来的痕迹,拨打秦牧依依的电话提示关机。

    莫名的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秦炎离的心头,为什么他觉得这是秦牧依依有计划的行为,先是支走他,然后就消失不见,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不想给秦炎离带来负担,秦牧依依为秦炎离着想,却不知道她这么做几乎毁了秦炎离。

    人找不到,电话又联系不上,秦炎离的感觉又非常的不好,于是他将电话拨给千允蝶却提示不在服务区,秦炎离的心又凉了一截,看来真的是有什么事。

    秦炎离不甘心,不停的拨打这两个号码,一个关机,一个无法联系,珍妮的电话到是通的状态,却久久没人接听。

    “有事吗?”初稳的声音透着凉意,他知道秦炎离找不到秦牧依依定会将电话打到他这里,无妨,他一问三不知就好,一个大男人都处理不好两个女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够窝囊的。

    秦炎离也觉得自己窝囊,眼睁睁的看着秦牧依依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消失,他竟然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哥,你知道依依去哪里了吗?”秦炎离自动忽略初稳的语气,秦牧依依一直和他走的比较近,想必知道。

    初稳自然知道,但是就是不告诉她。

    “你的女人,却问我去哪里了,秦炎离,你好笑不好笑?”初稳讽刺道,已经给了那丫头一次伤害了,这么快就来了第二次,真不知道该说这个男人什么好。

    “是很好笑,自己的女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我这种男人还是真废物。”秦炎离自我解嘲的说,不怪初稳讽刺他,在处理吴芳琳和秦牧依依的事上他确实没有起到好的作用,当然,他主要是没想到秦牧依依会突然离开,想必是知道了自己眼睛的事吧。

    肯定是怕连累自己才会躲起来的,那丫头就是这样一个人,处处为别着想,但她在离开前有没有想过,将自己至于何地?自己的爱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倘若同样的事情发在他身上,她又会怎么想?怎么做?一定是不离不弃,事实他也是啊,为什么就不能给他机会,非要让他陷入自责中。

    秦牧依依当然知道自己悄无声息的离开对秦炎离的刺激很大,她不是不相信她,是因为有吴芳琳插在中间,她只能这么做,不然秦炎离会很难做,都是他爱的人,舍弃谁都是痛苦。

    “去哪里了我不知道,我没有帮你保管的义务。”说完初稳挂了电话,之前的事还在他心里憋着呢,现在又整出新的事端来,还好意思问他知道不知道,他知道是知道,但要告诉他才行。

    到底要受多少伤,才能明白?

    在初稳这里吃了瘪,秦炎离到也不怪他,事实确实是他的问题,他早就该想到,秦牧依依为了不成为自己和吴芳琳之间的问题,为了不拖累自己会选择多起来。

    是啊,健康的吴芳琳都不接受秦牧依依,如今成了这样的状态吴芳琳就更不可能接纳,到时候关系会更加恶化,秦牧依依总是能先他一步想到问题的,所以才会想到要离开吧。

    其他人联系不上,初稳又是这个态度,他虽然急躁却没有办法,只得去找珍妮。

    “珍妮,求你看在孩子的份上,告诉我她去了哪里好吗?”秦炎离苦苦的哀求着,现在珍妮是他唯一的希望。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我虽然和依依的感情很好,但却从不触及她的私事,所以不清楚她去了哪里。”珍妮面无表情的说,事实她是真的不知道,主要是考虑到秦炎离的纠缠害怕自己会顶不住,才不要知道。

    他们的感情她不好参与,虽然她很希望他们两个能在一起,毕竟这个男人是秦牧依依深爱的,若是秦牧依依想见,一定会出来,倘若他们有缘那么无论秦牧依依在哪里秦炎离也能找到她。

    秦炎离知道,倘若珍妮不肯说,他做什么都没用。

    秦牧依依就这样不见了,秦炎离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也没有一点有关她的信息,在确定了这个事实后秦炎离一夜之间白了头,天天也是酒不离口,整个人成了颓废的状态。

    吴芳琳没想到秦炎离会变成这个样子,好话歹话说了一箩筐,对秦炎离却起不到任何作用,他每天都处于醉酒的状态,什么事也不管。

    “你知道依依为什么离开你吗?就是因为你没用,你这样只会让她觉得自己走对了,秦炎离,你要还是个男人就给我振作起来,然后努力去找她回来。”在知道秦炎离的情况后,初稳赶了来,看到瘫在椅子里的秦炎离初稳大声的训斥着。

    “哥,我就是个废物。”秦炎离不停的捶着自己的脑袋,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还有什么用。

    “你打算这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她吗,要是那样的话随你吧,活着也是累。”扔下这句话初稳恨恨的走了。

    是啊,自己要一直这样下去吗?他还有思思和念念,他有义务帮他们找回妈妈,自己这些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放任自己成了这样的状态?如此一想秦牧依依腾的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必须要以饱满的姿态面对生活。

    秦牧依依只是躲起来,又不是消失,就算翻遍整个地球他也要找到她。

    秦炎离又开始了勤奋的状态,并派人着手去查秦牧依依的下落,只要有一点她的信息他都会马不停蹄的奔过去。

    如此一晃就是十年,在这十年间,秦炎离从没间断过对秦牧依依的寻找,而此时的吴芳琳也已经是八十多岁,她心中的结也伴随了她一生。

    “轩儿,妈妈对不起你,但妈妈不后悔,而且也不会改变主意。”弥留之际,吴芳琳拉着秦炎离的手道,即便她死了,对秦牧依依还是不认同。

    秦炎离什么都没说,已经到这步,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

    某国某镇,金黄的落叶洒了一地,秦牧依依静静的坐在轮椅上听着树叶掉落的声音,千允蝶会经常给她发些视频过来,关于思思和念念的,他们现在已经是大孩子了。

    “狠心的抛弃我,当真开心吗?秦牧依依,你当真是很狠心。”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秦牧依依的身体猛的一颤,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来者是谁,他终于还是找来了。

    “是秋天了,落叶很美。”秦牧依依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轻声的说。

    “你也很美。”秦炎离转到秦牧依依的面前俯身道,为了找你,我真的很努力,还好,终于等到你。

    “你还是我心中的样子。”秦牧依依抬手抚上秦炎离的脸,虽然用眼睛去看,但她可以用手去感触。

    “走吧,跟我回家。”秦炎离柔声的说,不话离别的苦,只要珍惜以后的时间就好。

    秦牧依依点点头。

    “从此以后我便是你的眼,而你需要做的就是紧紧抓住我的手,再不要松开。”秦炎离用力的握住秦牧依依的手。

    秦牧依依再度点点头,唇角飞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